讲座回顾 | 对话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威尔逊,揭秘拍卖理论背后的故事

2021.02.26      责任编辑:杨吟之

2月25日,202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威尔逊(Robert B.Wilson)教授,受邀参加由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主办的“悦读系列云讲座”诺贝尔经济学奖系列专场活动,为大家探秘博弈论的衍生研究领域——拍卖理论背后的故事。

 

  

 

浙江大学副校长何莲珍线上致辞。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院长贲圣林,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助理教授、金融硕士主任陈弘益,敦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张志洲及斯坦福大学商学院Helen K. Chang女士共同参与活动,对话罗伯特·威尔逊,探讨拍卖理论领域热点话题。

 

  

 

访谈伊始,浙江大学副校长何莲珍致开场辞,对罗伯特·威尔逊教授支持我校的学术讲座活动表示了诚挚的感谢和欢迎,并对学院举办悦读系列云讲座,提供师生和社会各界多元跨领域视野和观点表示了肯定。她同时提到,如何在全球疫情期间携手海内外专家,打造新时代的知识分享学习平台,提供跨界多元智慧观点,是教育者的使命。浙江大学作为世界一流大学,将继续充分利用新技术,推进教学方式创新变革, 并搭建平台汇聚全球学者碰撞思想、创造新知。

 

 

访谈期间,座谈嘉宾贲圣林院长分享了其在金融行业的观察,与罗伯特·威尔逊教授共就银行、保险等金融领域应如何在市场上有效分配进行探讨。贲圣林院长指出,金融行业在某种程度上具有公共性,如何通过制度设计,促进金融市场效率,帮助实体经济发展是至关重要的。

 

 

针对后疫情时代K型经济复苏曲线中穷者越穷而富者越富的现象及拍卖理论在这个问题上的可应用性,张志洲与罗伯特·威尔逊教授进行了深入探讨。罗伯特·威尔逊教授指出,虽然拍卖理论目前更多聚焦在解决特定问题上,但通过理论的不断完善,最终目的是希望让资源的分配更为平均。

 

在讲座分享环节,陈弘益助理教授对罗伯特·威尔逊教授进行了一对一的访谈。本次访谈聚焦以下六大主题:

(1)  如何与经济学结缘

(2)  拍卖理论究竟是什么

(3)  同时多回合拍卖(Simultaneous Multiple Round Auction,SMRA)

(4)  不同国家的拍卖制度

(5)  如何设计拍卖规则

(6)  拍卖理论是否有助于资源分配

 

以下为访谈实录(仅供参考):

如何与经济学结缘

陈弘益:是什么原因让您对经济学研究产生兴趣?又是什么样的契机促使您开始研究拍卖理论?

罗伯特·威尔逊:我曾经研究过石油探勘权的拍卖问题,这帮助我了解到“拍卖”是如何实际运作的。当时我观察到,许多负责标案的部门其实不懂得如何设计出一套好的拍卖规则,这激发了我后来对于拍卖研究的兴趣。此后,我也曾参与协助美国内政部制订相关拍卖规则。因此可以说,我对经济学的研究起源,最早其实来自我对拍卖行业的兴趣。

 

拍卖理论究竟是什么

陈弘益:何谓拍卖理论?又有哪些理论与之相关?

罗伯特·威尔逊:首先,拍卖有着相当悠久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5,000年前。其次,拍卖可简而言之为是一种交易平台。在这平台中的交易可以是叫价不断上升的增价拍卖,也可以是叫价不断下降的减价拍卖,也有可能是出价最高者中标,但只需要付出价第二高的钱,因此拍卖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另外,拍卖又可以分为静态和动态,例如:金融市场就是动态的拍卖。因此,如何根据个案,设计相对应的拍卖游戏规则至关重要。

 

同时多回合拍卖

陈弘益:我们了解到您和Migrom教授共同设计出许多相当具有价值的拍卖游戏规则,其中最受瞩目的是1994年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拍卖无线电频谱许可证时所采用的同时多回合拍卖(Simultaneous Multiple Round Auction,SMRA)。能否请您和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另外,这个拍卖方式和其他传统的形式有什么区别?

罗伯特·威尔逊:它的背景比较特殊,当时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要同时拍卖近百张的无线电频谱使用许可证。这些许可证覆盖了美国的不同区域,包含北加州、南加州、夏威夷州及俄勒冈州等。同时,委员会还需要应对多家竞标人。如果把这些地区的频谱许可证按传统的方式进行组合打包后再来拍卖,则会有几个问题。首先,将近百张的许可证意味着有成千上万种的组合方式,如何合理的进行组合是件相当困难的事情。其次,如果只是简单地按地区拍卖,那么电信公司就不能确保在每个地方都能获得同样的频率,最后拼凑起来的覆盖网络也会对用户造成不便。同时,对于运营商来说,在所有地区的许可证都分配出去之前,他们都不知道某个地理区域对他们来说有多大价值,因此这些运营商往往都不仅仅只想取得单一区域的许可证。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我们设计了一些游戏规则。其中最为核心的要素是,整个拍卖过程必须是动态的,即竞拍者可以了解到这几百张许可证在拍卖中的价格波动情况,从而激励其更积极投标,并对相关联的许可证价格差异作出反应,再根据自己所要经营的区域去调整出价,作出更准确估值。如果这个过程不是动态的,参与竞拍的公司很可能会因为不确定性对单一区域的许可证竞拍支付过高的价格,难逃“赢家诅咒”的命运。所谓“赢家诅咒”,指的是在多方竞价中,赢家往往由于超额支付标的的实际价值,而遭受损失。

另外,针对竞拍者的“潜伏”(snake in the grass)策略,即隐瞒购买意图直到最后一举拿下拍品,我们也提出了应对方法,包括设定规则强制竞拍者提前公开竞拍意图,要求其积极竞标从而避免拍卖价格过高。美国的AT&T曾经采用过这样的策略。但我们所设计的游戏规则,是希望整个拍卖过程保持动态,让各方参与者可以了解到整体拍卖标的物价格的波动,进而吸收信息并作出另一轮的决定。

 

不同国家的拍卖制度

陈弘益:针对相同的项目,在不同的国家,拍卖形式是否也会有所不同?例如:5G频谱的拍卖。

罗伯特·威尔逊:是的,拍卖形式会有所不同。举例而言,我刚才提到有关频谱的同时多回合拍卖,并不完全适用于所有国家。美国的情况是,光是加州就分为南加州及北加州,但在其他国家,比如一些小的国家可能只涉及单一的频谱许可证,涉及的拍卖问题也并不会如此复杂。但这也不意味着大的国家的拍卖都是多个许可证。比如,许多欧洲大国也正逐渐从单一转变为多个许可证,这样电信运营商可以提供全国范围的使用。总结来说,并不是所有的频谱拍卖都需要用到同时多回合拍卖,仍然需要视每个国家的具体需求而定。

 

如何设计拍卖规则

陈弘益:刚才我们讨论了有关频谱的拍卖问题,不过其实拍卖可见于各行各业,例如:石油、渔业、采矿业等。那么面对一个新领域,您认为如何通过观察和分析来设计出适用于此领域的拍卖游戏规则?

罗伯特·威尔逊:首先,充分了解该领域和行业的运作机制是非常重要的。我曾经研究过石油、电信频谱及钻石等不同行业的拍卖,每一个行业都具有其独特性,必须根据个案去探讨。具体来说,除了了解运作机制,也要去充分分析各方参与者背后的思考逻辑。举钻石拍卖的例子来说,我们不能只按照重量去计算,因为它还涉及到每颗钻石的大小及成色等因素,这些都是买卖双方所需要掌握的信息,所以拍卖过程中需要去了解和观察每颗钻石的具体参数信息。

另外一个需要思考的议题是,你所拍卖的东西是否具有互补性,例如我之前提到的美国北加州及南加州的频谱拍卖,两者之间具有互补性,竞标者通过拍卖标得两地区的频谱许可证,便可以掌握整个加州的频谱市场,可以带来更好的收益。所以我们也要去思考所要拍卖标的物之间的相互关系。

陈弘益:非常感谢您的精彩分享,我想这也是经济学令人着迷的原因,因为这正是发生在你我身旁的日常事务,通过经济学的角度,能帮助我们更好理解世界运作的市场机制。

罗伯特·威尔逊:确实如陈教授所言,还记得以前到访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现场有两、三百个交易员,大家不停地大声喊价,相互之间来回博弈试图让自己的出价成交,你可以真实地感受到什么是市场的热络。不过现在这种交易方式已经被电子交易取而代之。不过我想说的是,观察市场的实际运作,确实非常令人着迷。

 

拍卖理论是否有助于资源分配

陈弘益:最后想请教您的是,拍卖理论是否有助于资源分配?比如:2020年新冠疫情冲击全球,起初许多防护用具都面临短缺或不足的情况。通过拍卖理论的应用,是否能够帮助这些资源获得更有效的分配?

罗伯特·威尔逊:我想这是如何分配稀缺资源的问题,近期我和几位学者在科学杂志上曾发表过相关评论。疫情期间,各国政府来分配这些资源,更多是从中央政府的角度去预估每个地方所需口罩、防护衣及护目镜等的数量。但这可能产生的问题是,难免会有错误的估算,导致一些医院资源过剩,而另一些真正有需求的医院却没有被妥善分配。在我们的文章中提到,也许我们可以采用人工货币(Artificial Money)的形式,让医院的资源直接相互流通。具体方式是,我们会建议将口罩、防护衣及护目镜等进行标价,当A医院把过剩的物资送到急需物资的B医院时,他们可以获得相对应的人工货币。日后,当A医院物资匮乏时,可以通过这个交易系统再与有充足物资的医院进行交易。这套理论虽然目前还没有获得采用,但是我们已经在德国看到类似的交易系统可以让医疗资源互通有无。

 

 

在其他嘉宾问答环节,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助理教授邵辉及管理学院教授代表就拍卖理论的相关分支和延伸领域进行提问,现场气氛活跃。

 

悦读系列云讲座,举办至今已先后邀请英国伦敦商学院、以色列希伯来大学、美国沃顿商学院、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等多名学者专家。2020年邀请到200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博弈论四君子”之一的罗伯特·奥曼(Robert J. Aumann)教授作客云讲座,累计在线观众超534,300人次。后续,ZIBS将继续开展悦读系列云讲座”诺贝尔经济学奖系列专场活动,邀请更多诺贝尔奖得主进行线上访谈,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