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BS助理教授陈弘益接受财联社采访,探讨同程金服更名同程数科背后的“数字科技”浪潮

2020.10.20      责任编辑:杨吟之

10月15日,同程金服宣布更名为同程数科,将助力加快推进我国旅游产业的数字化转型。此前已有多家公司改名为“数字科技”公司。随着监管趋严,金融科技公司改名数字科技是一个大趋势,这也体现出金融科技公司在回归科技的本源,行业可能下一步会体现出“融合发展”的趋势。

10月16日财联社邀请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陈弘益助理教授解读《同程金服更名同程数科》。

以下为访谈实录:

 

财联社:

同程金服作为旅游产业服务平台,改名为同程数科对其业务发展和布局有什么影响?

陈弘益:

从近十年互金行业的更迭,我们可以观察到,从互联网金融(Internet Finance)到金融科技(FinTech),再到目前的数字科技、数科(DigiTech),这代表整个行业发展的逐渐成熟。从一开始只要架个网站就可以做起网贷业务,到后来逐渐强调便捷而普惠的大数据征信,乃至于现在金融及技术业务两者越趋专业独立且分离。此外数科有别于以往更加聚焦C端的经营模式,更加强调的是科技输出,提供企业及政府科技解决方案。从资本市场角度而言,这无疑也是对投资大众及用户释放”业务合规”及”技术前沿”的信号。因此我想同程金服,从产品开发角度,将会更聚焦在技术研发,从市场销售角度,将会逐步加强在企业政府端的影响力。

财联社:

作为一个旅游产业服务平台,同程金服改名和京东金融、360金融、小米支付改名有哪些异同?

陈弘益:

同程金服改名同程数科,和京东金融、360金融、小米支付的改名一样,都是大时代下的产物。市场用户对于产品的成熟度要求越来越高,过往不合规的平台逐渐被市场屏弃。从投资者角度而言,除了短期获利外,更看重长期的可持续性发展(sustainability)。而”技术输出”作为数科的核心,即具有市场可扩展性(scalability)。但这样意味着,数科公司有别于以往纯粹平台型经营模式,只要掌握市场渠道即可。同程金服改名为数科后,首先应该将部分成熟业务发展成具有可复制性(replicability),可对外技术输出。其次,也应该思考相关旅游产业大数据,应该如何更好的异业结盟,1+N的方式构成大生态圈,此前旅游+保险即是很好的例子。

财联社:

这些公司改名和金控管理办法有哪些相关性,根据金控管理办法要求,这些企业未来的业务发展方向是什么?

陈弘益:

当然这些公司的改名,无疑和一年前开始的金控办法征求意见有相当大的关系。目前刚推出的金控办法,透过规范限制关联交易等措施,填补过往监管空白情况,避免资金向金融领域盲目扩张,对于金融风险防控有正面意义。从目前的规定来看,首批射程范围将落在蚂蚁集团、苏宁集团、北京金控等,大型企业集团将纳入金控监管。过去这些大集团时有金融业务与自身本业相混情况,此举将有利实现风险隔离的目标。因此我认为监管当然是促使公司改名的关键,但背后的推手其实还是回归到市场,也就是如何获得用户和投资大众的青睐。

媒体报道链接: 

“数字科技”群再添一员 同程金服更名同程数科

https://api3.cls.cn/share/article/600651?os=ios&sv=7.5.0

此前财联社也邀请金融硕士主任陈弘益助理教授,与安永中国审计服务合伙人李康、联储证券首席投顾胡晓辉共同解读《金融科技巨头登陆科创板 IPO激增之下如何投资?》,在九月底直播节目“金融云会议”中,探讨近期蚂蚁集团提交沪港上市对于市场的意义。陈弘益助理教授回顾了我国金融科技公司过往赴美上市情况。指出,许多金融科技公司在上市后出现了估值下降和市值大幅缩水。其不被市场接受的主要原因可能是其技术含量远远不及市场的预期。并进一步表示“这些公司所用的数据以及它真正能够建立出来的风控模型,并不如市场所期待的价值那么高,很多还是依赖传统的征信模式,所以并没有在商业模式上进行有效的创新。”因此未来如何更有效地取得可靠信息,并加以利用、活用,将是非常重要的商业模式。此外,陈弘益助理教授也提出金融科技企业除了技术含量外,市场规模以及用户群体用户粘度也至关重要,这将有关企业未来的成长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