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020-04-10

院长观点 | 贲圣林:新冠疫情的全球应对与挑战——货币金融圆桌会议·2020春开场致辞

4月11日,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院长、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IMI联席所长贲圣林出席并主持货币金融圆桌会议·2020春暨“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宏观经济政策”线上研讨会,并发表了题为“新冠疫情的全球应对与挑战”的开场致词。他在演讲中将指出新冠疫情肆虐给国内外经济带来了史无前例的深远影响,而全球主要经济体应对疫情冲击存在着四大约束条件:经济增长动能不足、财政政策空间相对有限、货币政策空间相对狭窄、国际协同合作不足。

 

以下为演讲纪要:

 

1.疫情的演变阶段

 

疫情发展至今总体可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去年12月到今年2月,以中国为主的东亚地区孤军奋战的阶段。第二个阶段是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将新冠病毒视为全球大流行,疫情在欧洲蔓延的阶段。第三个阶段是美国成为疫情震中的阶段。第四个阶段是目前全球需共克时艰抗击疫情、打造命运共同体的阶段。

 

2.疫情对国内经济的影响

 

疫情对国内经济的影响主要通过四个方面传导。第一,从疫情防控的角度来看,输入性防控压力将延缓国内经济生产和社会生活活动的恢复,影响内需。第二,对外需带来直接冲击。海外疫情的大幅扩散,将在短时间内明显抑制常规经济活动,对外投资、对外贸易均面临较大压力。第三,全球产业链断裂,面临重构的压力。第四,短期内全球资产可能会为寻求避风港而向中国转移,是疫情可能给国内经济带来的正面影响之一。

 

3.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疫情对全球经济有四方面的影响。第一,总需求下降。在疫情的影响下,全球消费及服务业受到重创,特别是很多发达国家的服务业。第二,疫情使得全球生产经营几乎处于停滞状态,总供给锐减。第三,就业压力激增。失业潮已在美国显现,从上周的数据来看,有1600万人被动失业,成为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失业。第四,市场预期恶化,主要经济体PMI大幅跳水,美国股市在十天内就出现四次熔断。另外,疫情带来的次生风险如债务危机、新兴市场的外汇风险等随疫情恶化逐步显现。

 

4.应对疫情冲击的约束条件

 

目前,全球之所以无法自由应对疫情带来的冲击,是因为全球范围内存在四大约束条件。第一,疫情爆发前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已相对疲软,动能不足。根据浙大AIF团队对全球15个主要经济体[1]的研究,2019年这15个国家中有9个国家的经济年增长率不到1%。即使没有疫情影响,其经济增长也已经相对疲软。第二,财政政策空间相对有限,全球主权债务高企且杠杆率较高。截至2019年底,15国中有9个国家属于财政赤字的状态,且全球主权债务达70万亿美元,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期的两倍。今年3月份,全球主权债务发行量高达2.1万亿美元,远远超过了过去三年间每月不到1万亿美元的均值。与此同时,全球范围内很多国家的债务杠杆率都行至历史高位。比如2019年年底,全球债务占GDP的比重是322%,超过全球金融危机时期约40个百分点。特别是美国,今年的最大财政赤字率可能会超过其GDP的10%以上,创二战以来最高值。第三,货币政策空间相对狭窄,多数国家国债利率已经进入零利率、负利率时代。值得一提的是,15个主要经济体中,至少有4个国家的十年期国债利率在近几天低于0,且只有4个国家国债利率超过1%。第四,国际治理机构间的协同合作不足,国际互信缺失。无论是世界贸易组织、世界卫生组织,还是联合国、IMF世界银行、欧盟和G20,都无法独自应对这样一个全球范围内的大衰退。

 

注释[1]:该研究重点关注十五个国家,辐射以日本、韩国、新加坡、澳大利亚为代表的亚太地区;以美国、加拿大以及巴西为代表的美洲;对欧洲的分析则更覆盖了英国、意大利、瑞典、瑞士、法国、德国、西班牙、荷兰七国以及欧洲央行(E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