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019-11-27

院长观点 | 贲圣林:金融科技全球趋势和保险行业中国机遇

2019年11月21日,由微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主办的“第二届保险中介科技论坛”在杭州举行。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国际联合商学院院长、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贲圣林教授出席本次论坛,并以“金融科技全球趋势和保险行业中国机遇”为题发表主旨演讲。

 

以下根据贲圣林教授演讲实录整理而成:

 

谢谢邀请!今天我将从近千年来金融强国的接力、当前全球金融科技迅猛发展的时代新局、保险科技助力行业跨越的恰好时机、对保险科技成为又一个“中国经验”的殷切期待等角度,与大家分享金融科技的全球趋势及保险行业的中国机遇。

 

一、千年之问  谁是未来金融强国

 

回顾近千年历史,金融领域始终是欧洲和美国在引领。追溯现代金融起源,大致可分为荷兰时代、英国时代和美国时代这三大历史阶段:

 

1.荷兰时代。全世界第一个股份制公司以及第一家跨国公司——东印度公司于1602年在荷兰成立;全世界第一个股票交易所——阿姆斯特丹股票交易所,以及第一家公共银行——阿姆斯特丹银行于1609年在荷兰成立。荷兰还发生了世界上第一个有记载的金融危机——郁金香泡沫。

 

2.英国时代。全世界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中央银行——英格兰银行于1694年在英国以股份制的形式成立。同时,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英国也经历了1720年著名的南海泡沫事件,使投资者和社会各阶层对股票市场和资本市场产生了极大怀疑,并由此出现了“经济泡沫”一词。

 

3.美国时代。1776年才建国的美国于1792年就在纽约签订了《梧桐树协议》,并在1863年正式成立了纽约证券交易所。股份制的美联储于1914年开始正式运营。而到了1929年,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爆发(也被称之为“大萧条”),此次危机不仅改变了历史发展的方向,也奠定了二战之后美国与美元的霸主地位。

 

于是我常常在想,下一个金融强国究竟是谁?它会是中国吗?当2015年人民币加入SDR时,我们都非常期待人民币成为主要货币,并推动金融强国中国时代的迅速到来。不过至少目前来看,我们仍要保持足够的耐心。当然,时代格局正不断发生新变化,也正不断创造新机会。如果说金融发展在过去主要靠国家政治实力、军事实力的推动,那么在未来我们是否能够见证新的驱动力产生呢?

 

二、时代新局  全球金融科技迅猛发展

 

过去的六七十年里,信息科技、数字技术对金融的影响是深刻且具有革命性的,科技对金融的影响显现出一个灰犀牛现象。金融科技的发展可分为Fintech 1.0金融IT阶段、Fintech 2.0互联网金融阶段与Fintech 3.0智能金融阶段。不论是互联网与银行、证券、保险的结合,还是网贷、众筹、供应链金融、智能投顾、第三方支付等新业态的诞生,或是传统金融的数字化转型,其背后都有赖于科技的持续驱动。此外,还离不开金融科技基础设施的有力支撑,其中既包括交易所、征信等制度基础设施,也包括5G、云计算、区块链等核心技术基础。这些要素共同构成了金融科技的新生态

 

    

 

那么当前的金融科技发展呈现出怎样一个新格局呢?谁是金融科技领域的引领者呢?我们的研究团队通过探索遍布全球六大洲70多座城市的金融科技发展现状,评选出TOP20,并将这20个城市划分为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城市和区域金融科技中心城市。在八大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城市里,有4个来自中国,分别是北京(排名第1)、上海(排名第4)、深圳(并列第6)、杭州(并列第6)。这其中有些城市(例如杭州)未必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金融中心,但却是金融科技领域的全球引领者。而瑞士、新加坡等传统金融强国,也都正在努力转型成为金融科技中心。由此可见科技正在深刻驱动金融机构“江湖地位”的重构,也正在切实改变各个城市/国家的综合竞争力。

 

 

在全球范围内,金融科技的发展大致可分为三种模式:1)中国模式。这种模式更多是市场需求的拉动,比如我们14亿人口所带来的广泛市场;2)美国模式。这种模式依赖原创技术驱动。事实上非常多的金融科技业态都起源于美国,比如PayPal(可以算是支付宝的“师傅”)之于第三方支付。我曾与一位哈佛教授探讨为什么PayPal明明起步得更早却没能做到像支付宝一样的规模,他认为因为PayPal出生在错误的时代,1998年PayPal创立时,智能手机还未普及。我认为PayPal还出生在错误的国家,因为美国的传统金融服务相对比较成熟,消费者已形成路径依赖,不太愿意做出改变;3)英国模式。这种模式以先进的监管规则为引领。英国可以说是全球金融科技监管的最佳实践地,监管沙盒等创新机制都起源于此。

 

 

未来,金融科技发展的主要趋势有哪些呢?对于发达国家来说,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发展机会是它们在Fintech领域的引领,发达国家的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已然走在前列。同时,我认为更多的机会应当归属于代表全球85%人口的发展中国家。首先,在Techfin(科技金融)领域,从过去中国模仿国际(Copy to China),到今天世界模仿中国(Copy from China),我们总结实践出了一套适合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模式与经验,并正积极向外推广。例如蚂蚁金服的1+9个数字钱包面向包括中国在内的好几十亿人口提供服务。此外,在Fintech领域方面,我们的近三百万亿银行资产如何更好地数字化、提升效率、降低成本,130多家证券公司如何更好地拥抱科技,相对规模较小的保险行业如何利用科技奋起直追,这都是我们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也将是我们未来非常大的机会。

 

 

三、恰逢其时  保险科技助力行业跨越

 

聚焦保险行业,面对新的时代发展趋势,我认为保险科技可谓是恰逢其时:第一,客户需求大幅下沉。退货险、外卖准时险、单车骑行险等各类保险与我们的生活场景紧密结合,动动手指即可轻松下单;第二,技术应用逐步成熟。经过十余年的发展,金融科技在其他行业(特别是银行业)的实践日趋成熟,消费者对技术应用日渐敞开拥抱,监管机构对金融科技的认识也日益深入,这些都是对保险科技未来发展的极好借鉴;第三,市场需求发展潜力巨大。横向来看,根据德国安联的研究报告,我国的保险深度和密度与发达国家甚至全球平均水平相比,都还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纵向来看,2019年前三季度,我国保险业保费收入同比增长12.6%,差不多是GDP增速的两倍。在以上三大因素的共同支撑下,保险科技的未来发展前景可谓“天时地利人和”。

 

 

四、保险科技  以中国经验促持续引领

 

具体来看,保险科技可以从哪儿发力呢?财产险领域,UBI车险、延误险、退货险等新险种的兴起都有赖于背后的科技赋能;人身险领域,可穿戴设备、智能健康管理等技术与保险产品相结合,也将迸发新的活力。科技将不断促进保险行业成本降低、效率提升、信息不对称性减少,对解决行业痛点大有裨益。

保险科技又是如何发力的呢?第一,创新产品。例如相互宝就是普惠金融的一个很好实践。截至2019年11月20日,已有逾9970万人加入相互宝。2019年10月第1期,相互宝帮助成员1718人,分摊人数8790.41万,人均分摊3.01元。保险科技在产品创新的场景化发展、个性化定制化要求的满足、用户需求的聚焦与用户参与度的提升上都大有可为;第二,做大增量。技术进步正不断激发产品销售与获客的新渠道。刚刚过去的“双十一”中,国泰产险当天承接保单量近2.6亿,众安保险在这一期间保费成交额突破10亿元;第三,做好存量。不论是人工智能+保险,还是大数据+保险,都将有助于提升服务质量、简化服务流程,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第四,把握风险。无论是信息共享平台、潜在风险控制,还是预测模型建设,其背后都是科技力量在驱动、在支撑。

 

五、行以致远  金融科技浙大组团崛起

 

行业的跨越发展不仅需要企业自身的不懈努力,也离不开其他各界的有力支持。自2014年我到杭州以来,一直致力于推动建设金融科技浙大组团,打造金融科技浙大学派。秉承这样的信念,我们建立起了一个“政产学研创投”一体化、跨学科、全球视野的小小生态,即AIF-ZIBS生态,希望成为引领国际的中国新金融智库和培养互联网金融人才的世界级基地。

 

 

朋友们,历史正在我们面前展开——未来金融强国接力赛的下一棒能否交给中国?对这“千年一问”的满意回答需要我们协同一致、共同努力。我很欣喜地看到我们在金融科技领域占据了一些先发优势,但同时我们也必须正视我们正面临或将面临的许多挑战(特别是在监管规则制定方面)。新的发展趋势下,保险科技恰逢其时、大有可为,我们期待保险科技能够成为又一个“中国经验”,复制推广到全球其他国家。同时,我也期待金融科技浙大组团为保险行业的全球化、科技化发展与未来金融强国建设持续助力。谢谢大家!

 

(本文根据贲圣林教授11月21日在杭州举行的“第二届保险中介科技论坛”上的演讲整理而成。整理人:李心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