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020-09-26

外滩大会 ·名家观点|院长贲圣林:三驱并驾,驰骋以术——2020全球金融科技发展报告

 

2020年9月26日,由浙江大学、蚂蚁集团主办,浙江大学-蚂蚁集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浙大AIF)、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浙大ZIBS)联合承办的外滩大会·浙江大学论坛在上海世博浦西园区举行。在此次首届外滩大会上,浙大ZIBS和浙大AIF院长贲圣林教授发布了《2020全球金融科技发展报告(Global FinTech Development Report 2020)》,从全球80余个国家中精选TOP10分析其金融科技产业、用户和生态发展状况,并深度聚焦中、美、英三巨头的发展模式和成果、金融中心发展的未来之路以及中国金融科技的发展格局,点亮发展机遇。

 

 

让我们一起聆听名家思想洞见,聚焦全球金融科技和监管前沿观点。

 

以下为演讲要点:

 

 

贲圣林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院长、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

 

大家好,很荣幸能够参与本次外滩大会·浙江大学论坛,我今天给大家分享的主题叫“三驱并驾,驰骋以术——2020全球金融科技发展报告”。那么如何理解“三驱并驾,驰骋以术”?一方面,我们今天的报告由三家单位——浙江大学-蚂蚁集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共同发布;另一方面,“三驱并驾”指的是中、美、英三国分别凭借市场拉动、技术驱动、规则推动这三大金融科技发展模式,成为全球金融科技三巨头;“驰骋以术”表达的则是坚持技术驱动已经成为未来全球金融发展和金融中心建设的关键所在。

 

 

今天我将从三个方面给大家做汇报:

第一,全球金融科技TOP10国家。本次报告脱胎于浙大AIF司南研究室在2017年首发的“金融科技发展指数(FinTech Development Index),我们之前的报告主要涉及城市指数,而在此次研究中,我们首度聚焦于国家维度。有国才有家,才有城市。

第二,金融科技发展的三驾马车、三巨头、三模式。金融科技的浪潮汹涌而来,中国、美国、英国作为金融科技三种不同发展模式中的典型代表,对研究当下金融科技的发展现状至关重要,对今后的金融科技未来之路亦有借鉴之处。

第三,金融科技的未来之路。数字技术赋能我们的未来,金融中心的未来之路在哪里值得我们去深入思考,同时也斗胆对我的家乡上海说一下未来该怎么走。

01 金融科技三大阶段与具体业态

首先,什么是金融科技,有人说是FinTech,有人说是TechFin,还有人提到互联网金融,当然还有其他的解释,非常复杂。所谓的金融科技也好,科技金融也好,我们需要明白它是什么,我用一张图来表达,从中可以看出金融科技在过去几十年经历的三个阶段,即金融科技1.0——金融IT阶段;金融科技2.0——互联网金融阶段;现在我们来到了金融科技3.0,也就是智能金融、智慧金融、未来金融阶段。 

 

 

金融科技3.0阶段有三大业态与一大支撑。其中,第一个业态是互联网银证保,比如大众所熟知的网商银行、众安保险等等之类的纯互联网金融机构;第二是新兴金融科技,其中包括了我们的数字支付、众筹融资、消费金融、智能投顾、数字货币等等;第三是我们传统金融机构的科技化、数字化、智能化转型。而以上这三大业态的发展全都离不开金融科技基础设施和底层技术,特别是我们经常说的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再加上5G等等。

 

02 金融科技视角与指数研究回顾

在回答了什么是金融科技之后,接下来就是如何去量化、如何去度量的问题。我们有一支团队在过去三年多的时间里专注于金融科技发展指数的研究,通过数据来探究金融科技的发展现状和未来趋势,以为企业、政府提供参考。

金融科技发展指数(Fintech Development Index,以下简称FDI)从企业、用户和政府三大市场参与主体出发,量化衡量各研究单元的金融科技产业、用户和生态发展状况,力图把脉全球金融科技崛起之势。首先是企业视角,基于金融科技优质企业和新兴金融科技交易来分析金融科技产业;第二是民众视角,以金融科技用户来衡量金融科技体验,主要包括新型金融科技用户和金融机构账户等;第三是政府视角,围绕金融科技生态,综合分析经济基础、产业基础、数字基建、科研实力和监管政策等。

 

 

我们的分析框架成型于2017年,继当年9月份在杭州首次发布《2017金融科技中心指数》以来,我们已形成了围绕金融科技指数的系列研究成果,用了50多个相关的指标,连续四年发布了20余份系列报告,覆盖了全球80多个国家最主要的城市,持续记录和追踪国内外城市金融科技发展,捕捉各城市金融科技发展机遇。但今天是首次在上海发布,也是该系列中首次以国家为观察单元的研究报告,以更为宏观的视角捕捉全球金融科技发展动向,描绘金融科技发展版图。

 

03 2020FDI国家排名

首先从总指数来看,这块先跟(世界经济组织的)David打个招呼,David说你所在的组织是永久中立的,而我来自浙江大学,浙江大学是公共机构、学术机构,也是中立和客观的,因此我们这份排名没有任何受其他任何干扰因素的影响。那么,全球金融科技发展最好的这十个国家是什么?它们分别是中国、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加坡、日本、德国、荷兰和法国,且除中国外其余均为发达国家,同时印度和瑞士位列第11、12名,紧随其后。总体而言,全球金融科技发展梯队既成头部集聚效应明显,TOP10国家的FDI均值为72.6分,超TOP11-30国家均值19.4分,并占据了80多个样本国家中98%的金融科技上市企业市值和87%的高融资(累计融资额3000万美元及以上,下同)未上市金融科技企业融资总额,整体发展稳稳领先。与此同时,中美两国FDI分差小于0.3,且领先优势明显,得分均超第三名英国10余分,中美G2,当之无愧。

 

 

从金融科技产业来看,美国金融科技产业排名全球第一,中国第二,英国第三,新加坡、加拿大、澳大利亚、法国、印度、德国、日本紧随其后。其中,美国的高融资未上市企业有292家,上市企业市值为1.31万美元,均居全球首位。值得一提的是,中美两国产业得分分差小于0.05分,差距仅毫厘间且两国得分均超第三名英国18余分,中国高融资未上市金融科技企业累计融资额928亿美元,上市企业数量60家,亦均为全球第一;此外,中国的数字支付交易规模超过其他9个国家的总和,表现亮眼。与此同时,印度成为了全球第二个进入金融科技产业TOP10的发展中国家,我相信未来会有更多发展中国家进入全球金融科技产业的前10名。

 

 

从全球金融科技生态来看,发达国家优势明显,FDI生态前10名中有9个是发达国家,其中美国排名第一,英国第二,中国作为唯一一个发展中国家排名全球第三,而相对于其产业全球第二、用户全球第一的排名而言也是相对弱项,有更大的进步空间。此外,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荷兰、以色列、新加坡和瑞士紧随其后。值得一提的是,位列第九的以色列与并列第十的新加坡和瑞士都具有雄厚的金融及科技产业基础、出色的科研创新能力以及良好的政策监管环境,三国生态特点较为相近。

一方面我们要意识到中国在金融科技生态领域的不足,另一方面也要意识到生态优化是中国金融科技发行的重要机遇,持续发力生态建设不仅能够帮助中国修炼内功,稳扎稳打构建核心竞争力,还能够由内而外发挥协同效应,进一步驱动产业发展与体验升级。通过数据可以看到,中国在数字基础设施、法律基础设施、监管能力、金融消费者保护等方面相对发达国家还有更大的机遇与提升空间。

 

 

从全球金融科技用户来看,中国FDI用户排名全球第一,是全球唯一得分超80分的国家,其中金融科技用户规模全球第一,是第二名印度的1.8倍。此外,金融科技在疫情期间发挥了重要作用,加速推进了金融服务的线上化和数字化转型。从绝对值来看,全球人均数字理财和众筹融资规模排名前十的全部为高收入国家,其均值达46891.2美元;但从相对值来看,在人均数字理财和众筹融资规模与其人均收入的比值上,排名前十的国家全部为中低及以下收入国家,该项比值的均值为5.4%,是上述规模排名前十国家均值的6.7倍,这说明中低及以下收入国家的民众的确将相对更大比例资产投入到了数字理财及众筹融资中。由此可见,金融科技的发展的确赋予了中低收入国家的居民和长尾客户更多享受金融服务的机会。

 

 

04 金融科技三巨头三模式总结

如我前面介绍的,中、美、英三国分列全球金融科技发展总排名前三,产业、用户和生态排名也均位列全球前五,是当之无愧的金融科技发展三巨头。这儿我把中国、美国、英国各类数据做了分享,可以看到三国恰好各自是市场拉动、技术驱动、规则推动这三大金融科技发展模式的最佳代表,各领风骚,为全球各国金融科技发展提供了不同的榜样与对标。具体而言,中国依托于庞大的人口总量,更偏重于金融科技应用与体验提升,金融科技用户排名全球第一,数字支付用户超8亿人居全球首位;美国更重原创技术创造与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全球科技企业TOP500市值、科研能力及数字基础设施全球第一;英国重监管体系完善与整体生态优化,首创了创新监管模式“监管沙箱”,政策监管排名全球第一且遥遥领先于中美两国。

 

 

01 科技引领金融服务发展和金融中心建设

科技的力量在过去十年得到了充分的释放,我在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个简单的例子,那就是硅谷完胜华尔街:10年之前,全球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前十名中有众多传统产业,其中单单石油化工领域就占了5席,美孚石油和中国石油更是占据前两位;再基于今年6月30日的数据来看,全球上市公司市值TOP10几乎都是科技企业。由此可见,未来的金融一定是科技化的金融,未来的金融中心必定是金融科技中心。在全球范围内,包括伦敦、纽约、上海、新加坡和香港在内的传统金融中心都在不断地转型升级,建设金融科技中心;与此同时,一些科技中心也在金融领域不断深耕。例如,杭州的传统金融业并不发达,甚至可以说是“在全球金融中心排名中排不上号”,但其在金融科技领域是当之无愧的全球第一梯队;深圳也是凭借科技在金融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旧金山虽然不是传统的金融中心,但它是全球最大的科技创新中心之一;而北京和上海则在这两方面兼而有之,既是我国的金融管理中心,同时也是科技创新中心。

 

 

让我们把目光从世界聚焦到中国,中国目前的金融科技呈现出三大世界级高地、四大全球金融科技中心的发展格局。中国在金融科技领域的三大世界级高地,一是以北京为龙头的京津冀地区,二是以深圳为龙头的粤港澳大湾区,第三是上海和杭州双核引领的长三角地区,同时也是全球最大、最领先的金融科技的高地。

 

 

06 上海金融科技发展三步走

今天我们身处上海,作为长三角金融科技高地的龙头城市,上海金融科技发展的优势和机遇在哪里?我们认为万事俱备,东风尽吹。怎么讲?我们认为上海的优势非常明显,拥有五个第一。中共中央、国务院今年颁布的《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指出,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五大生产要素对城市发展至关重要,而上海五大生产要素禀赋均为中国的顶配:从土地结构讲,上海作为长三角三省一市的核心龙头,引领的城市群为总面积亚洲第一大城市群。从人才结构上讲,我们上海的数字人才及高端金融人才(CFA持证人)数量均为中国第一,后者占全国比重的36%;此外我们背后有长三角2.2亿的人口,劳动力充足。从资本角度上讲,上海是中国第一个3万亿GDP俱乐部成员,亚洲金融中心,地方财政实力雄厚。从技术角度上讲,上海的地方公共财政投入全国第一,高达426.5亿元。第五点,从数据角度上讲,上海地方政府数据开放工作连续三年排名全国地第一。与此同时,上海还拥有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龙头、“一带一路”重要枢纽、“双循环”新格局战略链接三大历史机遇,在科技、产业、人才、金融、开放合作等方面具有明显优势。

 

 

关于上海的金融科技未来发展,我们建议有三步走。第一步是明确定位,对标纽约和伦敦,以转型为主要抓手,定位双中心,即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科技中心,并在此基础上打造金融科技的“五地一区”。第二步,聚焦产业,聚焦关键技术的研发以及金融科技应用场景的打造,形成金融科技产业集群。第三步,优化金融科技生态,聚焦品牌、科研、人才、监管、合作、开放等角度,进一步优化上海金融科技生态。

 

 

各位朋友,“三驱并驾、驰骋以术”!市场、技术、规则作为金融科技的三驾马车,正在改变金融科技的业态,金融行业已经进入金融科技时代,金融中心、金融机构都在极力转型,科技中心、科技企业也正在进军金融服务业,各国政府推出各项政策,抢占发展机遇,以中国、美国和英国为代表的全球三大模式各自奋勇争先,一场金融革命正在席卷全球。这次外滩大会的主题之一是:金融中心在上海,金融科技看外滩。让我们祝福上海、祝福中国、祝福世界,期待金融科技可以让全球普惠金融愿景早日实现!

 

谢谢大家。

 

(本文根据贲圣林教授2020年9月26日在上海外滩大会·浙江大学论坛上的演讲整理而成。整理人:范修凯、吕佳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