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020-09-26

外滩大会 · 名家观点 | 韩国前总理、ZIBS顾问教授韩昇洙:全球金融科技的监管创新及政策发展

 

导读:

2020年9月26日,由浙江大学主办,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互联网金融研究院承办的外滩大会·浙江大学论坛在上海外滩大会成功召开。论坛围绕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城市的监管创新与政策管理展开主题演讲与圆桌讨论。在此次论坛中,全球具有影响力的科技行业、金融企业、监管机构、研究机构的领袖、专家、学者汇聚一堂,带来精彩的演讲。

第56届联合国大会主席、韩国前总理、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顾问教授、国际金融论坛(IFF)联合主席韩昇洙博士现场连线并发表以《Regulatory Innovation and Policy Development of Global Fintech Hub》为主题的演讲。外滩大会名家观点第一期将聚焦韩昇洙博士的演讲,为大家介绍监管在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发展过程中扮演的角色。

让我们一起聆听名家思想洞见,聚焦全球金融科技和监管前沿观点。

 

以下为演讲内容中文译文,供参考:

 

韩昇洙

第56届联合国大会主席、韩国前总理、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顾问教授、国际金融论坛(IFF)联合主席

 

01 金融科技发展历史

浙江大学副校长何莲珍教授、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院长和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组委会主席贲圣林教授,尊敬的与会同仁、女士们、先生们你们好。我很荣幸被主办方浙江大学和全球金融科技中心邀请参加这次论坛。我还要感谢蚂蚁集团、支付宝以及上海市政府。为组织和支持这一普惠金融科技盛会而付出的努力。

回顾历史,金融业的技术发展一直很缓慢。而制造业则不同。从18世纪中叶开始,制造业在不到300年的时间里已快速经历了四次工业革命。蒸汽机的出现导致了第一次工业革命,19世纪电的应用以及大规模生产催生了第二次工业革命,20世纪末的信息技术引领了第三次工业革命,而当前数字技术的变革式发展代表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到来。虽然金融和技术的融合已经有些晚了,但这种融合仍然导致金融交易方式在近些年发生了革命性变化。随着苹果iPhone在2007年问世,智能手机开始逐渐影响人们进行银行业务的方式。从传统的通常要牵涉各种中间机构,增加成本降低效率的间接金融方式转向更直接的金融方式。

当前金融科技产业的发展已是大势所趋。在2007年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人们对传统银行的信任日益降低互联网普及率也在不断加速,金融领域的这一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了称为革命之外,我找不到更好的定义。它是第一次金融革命。智能手机的出现已超过10年,银行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

自15世纪后期在意大利北部成立了意大利锡耶纳银行以来,银行业也一直在进行技术创新。例如1967年巴克莱银行推出了自动柜员机ATM。这些创新提供了便利,但并未给银行业带来变革。传统金融业正在经历,来自金融技术行业前所未有的挑战,现有的银行业务惯例已受到巨大冲击。银行面临着创新金融科技和区块链技术的挑战,这两者允许在国内国际以低成本快速交换货币,这是对传统银行业务的革命。金融科技潜在益处巨大,它能提升市场效率、市场覆盖、改善服务质量、监管等。金融科技也降低了交易成本 ,它还使以前没有金融覆盖的社区能够更好地获得金融服务,它能提高监管者的监管有效性,鼓励新业务模式进入金融行业,以及提供更人性化、价格更便宜的金融服务。

 

02 中国金融科技现状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ZIBS)和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AIF)最近出版的《2020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城市报告》显示,全球8个主要金融科技中心中,有4个在中国,在上海、北京、杭州和深圳。美国有3个中心,在纽约、旧金山和芝加哥,英国在伦敦有一个中心。研究还表明,中国城市是金融科技消费者体验的标杆。

中国城市在金融科技消费者体验排名中排在前8。从全球的角度来看,亚洲的表现很出色,在前20城市排名中有13个城市上榜。印度有3个城市,孟买、班加罗尔和新德里上榜。这表明亚洲在金融科技领域的份额比其他大陆要大得多。一个重要的事实是,中国和印度的总人口超过27亿超过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

我认为随着金融科技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和创新金融科技服务的普及,印度可能会紧随中国,成为世界金融科技大国。同时进一步增强亚洲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实力。

 

03 金融科技中的监管措施

女士们,先生们,金融市场正处于发展的十字路口。它需要能在短期内保持稳定以应对潜在的外部冲击,同时要能为中长期提供新的增长来源。这时,政府政策应当在实现数字创新和应对金融部门的风险之间做出适当的平衡。为了最大程度地发挥金融科技的潜力监管需要适应金融体系的不断变化。监管框架需要适应金融格局不断变化,以维持对金融体系的信任。监管机构应确保与金融科技相关的潜在风险。在被有效监控和处理的同时不会扼杀创新。对金融科技的监管需要与潜在风险成比例。

此外可能还需要重新考虑监管的范围。法律框架需要适应以跟上创新并确保根据新的风险来校准法律确定性和可预测性以及取得透明度和隐私之间的平衡。技术与监管的结合就是监管科技,它可以使金融机构和监管机构极大受益。监管科技可以在金融机构的末端支持和促进更具成本效益的监管。

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这样的技术可以帮助金融机构更快地识别可疑活动,而生物识别技术和元数据可以有助于验证客户。分布式激光技术可以分析加密资产并用来改善市场参与者和监管机构之间的信息共享。同样,监管机构也可以使用技术来提高监管的效率和有效性。全球监管机构正面临金融服务市场快速变化的挑战。金融科技业务模式也引发了有关是否监管以及如何监管的问题。这些问题在发展中国家尤为严重。

监管机构经常只有有限的能力和资源可用。权力部门需要慎重地平衡金融创新在帮助实现金融普惠和其他监管目标时的机会和风险。监管机构需要考虑监管目标如何适应金融创新,例如金融普惠、金融稳定、金融完整性和消费者保护等等。金融普惠降低成本增加便利,同时也提高了金融稳定性,存款和贷款组合的多样化可以减少系统性金融机构的业务集中度,数据质量的提高可以提高系统的韧性弹性。使用技术可以增加金融完整性,促进交易的可追溯性支持打击资助恐怖主义的行为,并简化对忠实客户的验证过程。

 

04 总结与期望

最后,透明度增加和更好的信息揭露可以为消费者提供更多保护并且能够更快、更容易地比较金融产品和服务。我再重申一下,金融科技虽然可以通过促进金融发展、增加普及和效率来支持增长和减少贫困但同时也可能会给金融稳定和完整性带来风险。因此需要加强国际合作与指导。当然,因为各国国情不同,政策重点也会有所不同。但因为这些技术本身固有的在全球快速扩张的特性,所以加强区域和国际合作将是制定有效政策的关键。

我相信今天的普惠:金融科技大会能为未来中国与其它国家在金融科技领域的进一步合作铺平道路。中国因为在金融技术发展与创新中占据领先地位而且蚂蚁集团等中国领先的金融科技公司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相信中国在未来几年内将能为全球金融的发展做出更大贡献。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