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贲圣林:我在海宁学术创业

2021.01.11      责任编辑:杨吟之

 

1月7日,海宁日报刊载了题为《贲圣林:我在海宁学术创业——访浙大国际联合商学院院长》的报道。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贲圣林日前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在这次访谈中,贲圣林院长分享了他对拓荒精神、学院品牌、商学教育、研究成果、金融科技监管、用户隐私保护、合作办学模式、城乡发展等话题的看法。

 

Prof. Ben Shenglin, dean of ZIBS and AIF, recently accepted an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the local mainstream media on Haining campus. He shared his viewpoints on pioneer spirit, school brand, business education, academic research, Fintech regulation, data privacy and development of Haining across different areas and perspectives. From JP Morgan to Zhejiang University, what has he experienced? Let’s reveal the secrets for you.

 

【访谈视频】

https://share.weiyun.com/iykT4RaU

 

以下是贲院长的核心观点:

1.有作为才有地位,不管你以前做了什么,到了今天,需要有一种归零的心态,在一个新的领域,放低自己的身段,扎扎实实地钻下去。

2.ZIBS这个“I”是有特别的战略内涵:它代表了国际(International)、创新(Innovative)、整合(Integrative),包容、开放(Inclusive),跨界、跨学科(Interdisciplinary),致力于为中国和世界提供新经济时代的浙大方案、中国经验和世界智慧。

3.国际联合商学院的愿景是成为全球领先的商学院(premier global business school from China)。它的定位是以实体经济+商业/金融,科技创新+商业/金融;服务产业、经济,服务科学家、企业家,这也是新型商学院应该履行的职责。

4.《公司金融》中文版教材的出炉意义重大,不仅夯实了我们和该书作者、剑桥大学Raghu Rau教授的合作,它也促成了浙江大学出版社和剑桥大学出版社的合作。关于《中资银行国际化报告》系列研究成果,虽然我们已经坚持了6年,但这是第一次联合剑桥大学团队发布。

5.金融科技是一个手段,用好了它才能增进人民福祉,为社会的进步做出贡献。反之,它很有可能会造成社会不稳定,很多活动会变得无序、无用,甚至有害。监管最主要的工作之一就是要保护好消费者,推动公平竞争和反垄断,这是政府需要提供的公共服务,也是维护市场秩序的必要手段。

6.作为一个县级市,海宁市有这样的气度,这样的格局,应该说是大手笔引进了浙江大学,这是一个百年大计!所以我要给海宁市的领导和人民点赞,这为海宁未来的发展注入了源源不断的创新动力。

7.要淡化所谓的大小城市差异,城乡差别越来越小,特别是在浙江、长三角地区。海宁是一个非常好的地方,它有很深的文化底蕴。这种海纳百川的胸怀,欢迎四方人士、八方英才,让我特别动容。

 

以下是访谈全文实录。

记者:

贲院长,很荣幸能够采访到您。上一回听到您讲了一句话,您说自己也算是海宁人,海宁也算是您的家乡,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是有故事的,所以我们想当面采访您。2018年,您从业界到学界,这不是您第一次跨界,而且是相当大的跨界。两年多来,浙大国际联合商学院,从“筹”到“去筹”,这个过程中,能不能谈一谈体会?  

贲圣林院长:

应该说是“感恩”吧。感谢、感恩组织和领导的信任和包容。在创新创业过程中,肯定是不完美的,有些地方做得是不够规范的。从这一个意义上来说,领导的信任和对创业的包容,让我度过了创业过程中很多艰难的时刻。同时,真的要感谢社会各方面,包括我们海宁人民、企业家、领导,对我们的关心,对我们的支持,对我们的一种耐心吧。创业过程中,跟其他创业一样,有很多酸甜苦辣,有很多的挑战,有一些至暗时刻,你可能看不到未来。2018年11月15日,我们在这里正式启动筹备。在浙江大学历史上,第一次创建一个这样的学院,应该说前面没有太多的先例可以遵循,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什么样的模式最好?什么样的架构最好?什么样的组织和人员最适合?应该说浙大也没有完全搞清楚,只是知道领导跟我们说,你们可以去创新,在不穿越底线的情况下,大胆创新。所以我们确实做了一些创新。我个人也比较急,我有一种使命感。在快速前行的过程中,你可以想象很多东西做得不是很好,比如说我们去年组织的总裁班,其中一个班就去了剑桥,那应该说是整个活动、整个教学和学员的反馈都比较好。但是,这样的高管培训,直接放到海外,那么海外的这些教授们有没有真正进入浙大的系统?他们是不是浙大从程序上任命聘任的教授?在这个快速的创业的过程中间也有很多细节,我们没有完成。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浙大的领导,是很包容的,知道我们要是有什么过失的话也是无心之过。从这一点来说,校领导坚定了我们的信心

 

记者:

可能需要突破一些规则。

贲圣林院长:

需要突破一些,因为浙大这个主校区,有些规则,它不一定适合国际校区,国际校区的一些规则,它不一定适合商学院,特别是初创时的商学院。现在(浙大国际校区)另外两个学院,都是属于比较成熟的,一对一的合作办学,而国际联合商学院,是一个一对多的模式。确实不能够用现有的一些东西去套,所以去年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时刻,但是酸甜苦辣到今天,回过头来看,这是一个必要的过程,也是我们感到非常感恩的地方。因为那个时候我们知道,你可以走得快,但是首先要走得稳,就是行稳致远。2020年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因为疫情,我们的节奏放慢了一点。这反而让我们可以走得更加稳,所以我们在刚才年会开场的时候说,期待2021年,我们可以比过去的任何时候还要好。

 

记者:

贲院长,我们能不能谈一下,您从“行长”到“院长”这么一个转变,您是怎么体会的?从专家到做学术,一个动一个静,这之间有什么不一样?

贲圣林院长:

我是2014年5月正式转到学术界,或者说是回归学术界。因为我本来大概率是会去做研究的。我有点不安分,总觉得想去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我觉得从事经济工作、管理工作不能停留在书本。所以我们经常开玩笑说,管理学院教授不知道该怎么管理,商学院的教授不知道该怎么做商业。因为太书本、太学术,相对来说,远离实际。所以,在读博士的时候,我就很纠结,很多东西跟我们现实相差太远。那个时候我比较年轻气盛,就想着一定要到业界去看看,没想到去了以后,在业界做得还不错。虽然耗的时间比我预计的要长一些。来到学术界以后,实际上是一种创业。我常常把自己比作一个金融老兵,因为在这个行业工作了20年。然而到了浙大以后,我是一个学术新手。在这个过程中,从业界到学界,从城市来看,从北京到杭州。以前应该说是做过领导的,到做大学老师,每个人都是自由知识分子。很多基础的支撑并不在的情况下,如何去搭建自己的科研团队?怎么去选好科研的题目?这个方面,应该说当时是比较纠结的,甚至说是一个比较痛苦的过程。但是比较幸运的是,过去6年多,在浙大的氛围下,在浙江的沃土上,我特别欣赏,就是到了浙大以后,听到了这样一句话,“有作为才有地位”,不管你以前做了什么,到了今天,需要有一种归零的心态,在一个新的领域,放低自己的身段,扎扎实实地钻下去。而浙江、浙大,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创立的互联网金融研究院已经差不多6年了,应该说在相关领域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过去的6年,我们在不断地挑战自己,社会、组织、领导也给了我们各种各样的机会去创业。国际联合商学院,是两年多前,学校主要领导来找我,副省长(朱从玖)等也有参加,配合我们国际校区的建设。所以,我非常感恩能够有机会去创建一个面向未来、面向全球的新型商学院。过去的两年多,我们的努力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记者:

2018年,当时刚刚筹建浙大国际联合商学院,您是怎么构想的,从零起步,把这个学院建起来?ZIBS其实不只金融一个学科,还把其他的学科,兼容并包地放进来,您是怎么考虑的?

贲圣林院长:

其实,最初组织来找我的时候,创建一个商学院,其实当时我们没有做好准备。作为一个教授,我在做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的时候,还有一些其他的工作,其实当时也挺忙的。可能是其他工作做得还可以,所以得到了他们的肯定。我当时就觉得,我们到海宁,到国际校区,只要用心去做,只要看到这个大方向、大时代、大趋势,加上领导和组织的支持,方方面面的关怀,结果,特别是好的结果,应该是自然的。所以我就怀着这个应该说是傻傻的心吧,接受了组织的安排。所以我们叫ZIBS,就是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我们自己的品牌ZIBS。我们这个“I”,是有特别的战略内涵:它代表了国际(International)、创新(Innovative)、整合(Integrative),包容、开放(Inclusive),跨界、跨学科(Interdisciplinary)。你刚才说的,我好像不断地在跨界。跨界跨行业也好,我喜欢这样,这个方面我可以学习。我们做金融的人,一定要去服务产业和服务经济,做商业的人,做管理的人,要去服务好科学家,服务好我们的企业家,这就是我们对商学院的定位。我们商学院,不是我们以商业玩商业,我觉得是以实体经济+商业,以实体经济+金融,科技创新+商业,科技创新+金融。所以你从我们最近推进的一些项目也可以看出,我们是大信息科技+金融+商业,大健康+商业+管理,所以说跨界非常重要。

 

 记者:

我们关注到此次学术年会有众多研究成果展示,譬如ZIBS与剑桥大学研究团队合作的《公司金融》教材,联合浙大AIF编制的《中资银行国际化报告》。这些重磅报告的发布意味着什么?

贲圣林院长:

对ZIBS来讲,它意味着我们的学术研究内容变得更加丰富。《公司金融》这本中文书,是我们与剑桥大学的教授一起出版的。因为我们这次的合作,也促成了浙江大学出版社和剑桥大学出版社的合作。所以这次合作意义非凡。《中资银行国际化报告》这项研究成果,虽然我们已经坚持做了6年,但是关于中资银行的报告,是我们第一次和剑桥大学的团队合作。在第6年的时候,剑桥大学很认可我们,所以愿意跟我们合作。学术年会上,剑桥大学的尹一丁教授也有点评。最近,我们发布了中资企业的国际化指数及百强榜单,在这个基础之上,银行国际化这个报告也出炉了。两年多前,我们和剑桥签署了合作备忘录,那个时候只是一个框架协议。到了今天,在人才培养方面和课程互换方面,我们大概有三到四个研究项目,与剑桥多个研究机构建立了合作,这些都已经成型了,而且运行良好。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国际联合商学院,在学术研究与人才培养领域都有了较大的进步。

   

记者:有一个好的开始。

贲圣林院长: 

已经有一个好的开始,可以算是一个新的起点了。

 

记者:贲院长,来自剑桥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等国际知名学者也有加入此次学术交流,其中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段锦泉教授分享了《如何在保护数据隐私的同时共享信用分析》的主题演讲。作为金融科技领域的专家,您觉得如何平衡金融科技监管和消费者数据隐私保护的关系?

贲圣林院长:创新、稳定、发展,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实际上是相互平衡的关系。我刚才讲了“行稳致远”这个词,如果没有规则与监管的话,一项创新如果没有获得社会较好的应用,它可能会变成危机。所以,无节制创新对社会对实体经济都不是好事,金融科技要向善要服务人民,科技是一个手段,用好了它才能增进人民福祉,为社会的进步做出贡献;反之,它很有可能会造成社会不稳定,很多活动会成为无序无用,甚至有害。所以,金融科技时代,监管非常重要。如何平衡好这个规则和消费者隐私保护,是个非常非常关键的。监管最主要的工作之一就是要保护好消费者,这是核心之一,第二个就是要考虑到,市场秩序是否足够公平,公平竞争反垄断,这个就是监管,或者政府需要提供的公共服务,也是维护市场秩序的必要的手段。所以最近中央在数字经济领域一些潜在的反垄断动作,是很适当的,也是很适时的。在全球范围内,对数字经济领域的这些大科技公司、大平台企业,如何发挥它们的作用,同时又防止它们一家独大,以至于抑制到整个市场的公平竞争的秩序,这个是每一个政府,无论是中国还是欧盟、美国,都在不断思考和探索的。

 

记者:我们知道,您是因为筹建浙大国际联合商学院才和海宁结下不解之缘。能否回忆一下当时的体会?

贲圣林院长:我记得非常清晰,那是2018年的4月16日,我第一次踏上这个校区。那时我刚刚从美国出差回来,出差前,我们浙大的何莲珍副校长就邀请我到海宁校区看看。我说我出差回来就一定来。所以说那时候我就悄悄来到了这里,她亲自陪着我,在校园里转了转,那个时候比较安静,比现在人气还要弱一些,我看完以后,其实就是做决定,我要不要来,我当然来了。作为一个县级市,海宁市有这样一个气度,有这样一个格局,应该说是大手笔引进了浙江大学,这是一个百年大计,所以这一点,要非常地点赞海宁市的领导、人民,这个真的是百年大计,为海宁未来的发展注入了源源不断的创新动力。我当时很兴奋,组织上热忱的邀请,又是一个创业的沃土,所以我说我可以来试一试,应该说没有太多思考,就把自己的想法,想构建商学院的一些想法,去真正地实践。在一个传统的商学院,你很难从内部去改革,所以有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跃跃欲试,激动不已地接受了这项挑战。

 

记者:在筹建ZIBS之前您来过海宁吗?

贲圣林院长:之前没有在海宁落过脚。但是在过去的两年多,我花费时间最多的地方,就是海宁。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说我自己是海宁人,真的是这样,我每天或者说每周,就是在长三角,我在海宁、杭州、上海,这个三角之间不断地游歌而行。

 

记者:您是一位具有广泛国际化背景和经历的专家和学者,对于小小的海宁,您怎么会有归属感呢?

贲圣林院长:我自己本身出生在江苏的农村,六年前,我刚到浙大的时候,写的第一本书的序,有机会你可以去看一看。我就说,我到了杭州西湖区三墩镇,就是浙大主校区紫金港校区,在当时看来就像社会主义新农村,让我感觉回到三十多年前,我从家乡出发,从农村走到大城市,到了国外,转了一圈,我发现,好像又回到了我当年出发的地方。所以,通过在紫金港校区、杭州这段时间,到这以后,非常的放松。包括我到美国读博士的时候,也是在大学城,是在普渡大学,那个城市比这小多了。所以我有时候开玩笑说,剑桥比我们这小多了,这里差不多有一百万人口。波士顿,大家以为是大城市,实际上也就是六七十万人口,除非把大波士顿加在一起,人口才跟我们这里差不多。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要淡化所谓的大城市与小城市的差异,城乡差别越来越小,特别是在我们浙江、长三角地区。我们海宁是一个非常好的地方,它有很深的文化底蕴,如果没有一点文化底蕴的话,我们海宁人民,海宁政府的领导,应该不会愿意花这么大的手笔,做这样一个长期耐心的投资。从这一点来说,我还是被海宁人民所感动,我非常兴奋。

 

记者:刚才您讲到把海宁当成是您的家乡,除了您在海宁呆的时间长,每周都会在海宁,还有其他的原因吗?

贲圣林院长:我的同事们,他们的拓荒精神。我两年多前来,在我之前,在这里工作有五年,他们来的时候,条件比我来的时候要差多了,他们的拓荒精神,他们的创业精神打动了我,我本身也是有创业精神和创业激情的人,所以无论是我在公司里面工作的那几年,还是到浙大来工作的这几年,基本上是走了一个创业的路子,我觉得非常开心。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海宁、浙大海宁国际校区,实际上是一个大生态,它会欢迎各类人才,无论你是学什么专业的,无论你的生活经历、足迹是怎样的,我想海宁就是有这种海纳百川的胸怀,欢迎四方人士,八方英才,这点让我特别动容。海宁离我的老家江苏泰兴不算远,离我长期工作的地方上海,也很近。我经常讲,上海、海宁,“上海宁”。

 

记者:刚才听了您的经历,我感觉您既有创新又有念旧的情怀,我的猜测对不对?

贲圣林院长:创新创业是一直驱动我的,做一些破旧立新的事情,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驱动力。但与此同时,我也非常念旧,我很怀念我的家乡,怀念我当年读大学时寒窗苦读的经历,对我来说都是非常宝贵的。它给了我很多学习领悟人生的机会,所以我非常的感恩。感恩这个词汇我用了多次,感恩时代,感恩同事领导,感恩机遇,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当年没有选择到浙大,如果浙大没有选择我,我觉得我会错失一个大机遇,我会觉得很遗憾,但我现在就觉得非常开心。

 

记者:无论您走到哪里,无论走多远,总会有一些东西吸引您回头来看一看?

贲圣林院长:我已经把海宁作为我未来N年的一个主要基地、主要场所,人即便不在海宁,我内心也会想着海宁。我在北京,在国外出差的时候,我也是想着海宁,想着我们的国际校区,想着我们ZIBS。回顾以前,三十年前我去美国,十几年前我从英国回来,我们今天再看未来,2035年,也就是未来的15年时间,中国的双一百年,2049,在这样一个历史大背景之下,我们每一个人都很幸运。因为国家在兴盛的时期,在崛起的时候,更需要我们用恢宏的视野去看全球的变迁。所以我喜欢回顾历史,思考未来。我们以前学过的东西是否放之四海皆准?它们是否适合我们未来的场景?是否适合全球的新秩序?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我觉得我们ZIBS拥有非常大的机遇,拥有非常强烈的使命感。在这样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我们如何引领全球?我们学院的口号是,“改变世界,引领未来”,我想我们会从海宁出发,以海宁为基地,去改变世界、影响世界,去创造未来、引领未来。

 

记者:能不能帮我们展望一下ZIBS的未来?

贲圣林院长:从建院之初,ZIBS的定位是全球领先的商学院,括号来自中国,我们英文叫premier global business school from China,这是一种愿景。这两年多来,我们做了一点工作,社会已经给了我们很多鼓励和认可。最近MBA CHINA和《经理人》杂志,给我们颁发了两个奖项,其中一个奖项是中国最具特色的MBA项目,就是工商管理硕士项目,这是对我们的一种鼓励,没想到我们这么快获得大家的关注和认可。15年以后,虽然我很难去说一定会是什么样子,但是我相信,我们现有的几个战略,基本上会贯彻执行。一是我们真正讲好中国的商业故事,做好中国的案例,服务全人类。刚才你问到我们的研究成果,就是以一个恢宏的视野看全球,所以我觉得这块在全球的影响力会巩固,我们的人才培养会有更大规模。今年我们招了168个学生,来自35个国家,到那个时候,我们可能是一年1680个学生,而且生源的质量可能会更好。另外,我们是一个全球化的商学院,我希望我们未来在海外有国际校区,比如亚洲的雅加达、中东的卡塔尔、欧洲的阿姆斯特丹、非洲的开普敦。过去,中国的教育,中国的大学,基本上是引进来为主。未来15年,应该是走出去的,就像中国的企业,是走出去的。所以到2035年,我希望,我们不只是一个在中国的商学院,我们是有全球影响力、全球存在感、运用现代科技的全新的商学院,为走出去的中国企业,为到中国来发展的国际企业提供更多的生态资源支持。我们有些项目,就是培养外国人,培养留学生,让他们了解中国的商业,中国的商业文明,中国的商业案例,中国的商业故事,中国的商业企业等等。根据最新公布的财富500强名单,中国企业数量已经是全球第一。但是,数量多,并不表明质量好;数量多,并不表明影响力大,这就是我们ZIBS非常重要的发展方向。所以我们今天跟新加坡国立大学合作,跟英国的剑桥大学合作,就是希望帮我们做一些研究,能让我们在全球范围内产生好的反响,去引领全球对新时代商学教育的优秀实践,这是我们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