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贲圣林:资本市场加速分化,机构面临生死之战

2020.12.31      责任编辑:庄彦

近日,《商学院》杂志刊登了ZIBS院长贲圣林在“十四五”规划建议中提到的关于资本市场的表述和观点。贲圣林指出,资本市场的大变革正悄然而至,不露音容,又变化斐然,金融市场层层蜕变。

以下为刊登全文:

 

资本市场分化:不少券商将临生死之战

 

“又有技术力量推动,又有制度的配套,当前的金融变革对于不少证券公司来说,将是一场生死之战。”贲圣林表示。

      

贲圣林认为,作为资本市场的主体,证券公司也好、上市公司也好,或者投资者也好,都在这场大变局当中不停地分化、分化、再分化。

 

首先,我国目前证券公司总数达到130多家,这甚至比全世界其他国家的券商数量总和还要多。但事实上,我国市场并不需要这么多券商,券商行业一定会面临很大的整合机会。

 

从二级市场来讲,经纪业务的佣金就几乎趋近于零;而一级市场由于种种原因,依旧还有很多券商能够分到一杯羹,得以存活。但是,资本市场制度完善和目前技术对数字化转型的促进,将会让整个券商行业的规范和效率大大提升。

 

 所以,在未来,在证券行业打拼,必须要靠真本事,靠自身专业能力来赚钱。证券公司需要能够与时俱进,特别是重视数字化能力的提升。相反,靠打一些擦边球,靠一些“关系”生存的券商或将无法继续生存。因此,券商行业会面临一些颠覆性的变化。

 

其次,从上市公司的角度来讲,很多公司会考虑到自身合规成本会越来越高,真正的企业家会更加理性地评估上市事宜,这将更有利于资本市场的理性化。

 

因为从前很多企业家以上市为目的,只是因为可以相对轻松地“割韭菜”。而以这样的思路发展的企业以后可能是无处可逃。如今企业要上市需要考量其合规成本,思考“上市是否值得”。上市企业的质量总体来讲有望提升。

 

最后,当整个资本市场相对比较理性的时候,对投资者来讲也是一个利好消息,因为这将更容易发现相对高质量的投资标的。那么,在未来,有本事的投资者和那种所谓的投机者之间也会逐渐分化。

 

“从中观微观层面来讲,就是一个词——分化:证券公司会分化,上市公司会分化,投资者也会分化。但总体来讲,这是非常值得期待的,可以期待未来会迎来相对而言更加风清气正的资本市场氛围。”贲圣林总结道。

 

银行分化:彼之机遇乙之灾难

 

得注意的是,分化不仅仅会出现在证券公司、上市公司和投资者中间,银行业也难以避免这场分化的大浪潮。

 

从趋势上讲,银行(金融)要服务实体经济、形成利率市场化机制、提升金融科技水平和金融的普惠性、建立以人民为中心的金融服务体系等等指导意见及方向并未动摇,这不仅仅是过去10年间的政策方向和行业趋势,也会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大趋势。

 

作为金融行业的“长子”,银行及银行体系由于规模大,对经济总体的影响力强,各方对其的依赖度特别是经济对银行贷款的依赖度也比较高。在开启金融变革的新时代,银行必将加入整个金融服务体系的智能化、线上化的转型大潮,并由于新冠疫情进一步加速这一趋势。

 

比如招商银行,被认为是金融科技化水平比较高的,截至11月20日,其市值达到1.14万亿元,而中国银行市值不足万亿,交通银行市值更是只有3000多亿元。可以看到,科技化、智能化水平越高的银行,对他们来说,当前的金融变革是一个发展的大机遇。

 

反过来,中国有大约5000家银行,如果说不能迅速形成以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中小微企业和广大民众为主体的核心竞争力;而自身数字化、智能化能力不足的,在金融变革的冲击下前途堪忧——“就像之前提到的券商,中国不需要130多家券商,也不需要5000家银行,未来银行业面临的分化也会比较严重。”

 

另外,推进金融双向开放方面也将对银行业发展产生不小的影响。过去,全球银行陆续进入中国开分行,但整体外资银行的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不足2%,而且近年来也没有很大进步。这跟中国银行业近年来抓住了主要发展机遇有很大关系,也跟全球的银行也自身发展战略不太清晰、整个行业面临生存危机有关系。

 

而在中资银行“走出去”方面,贲圣林认为,在双向开放区域化、国际化的过程中,在全球经济区域化、国际化的过程中,以及双向开放的指导意见下,资本市场的区域化、国际化也是值得期待的。就像最近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签署方有15个国家,这实际上是国际化表现的另外一种形式。这个区域的东盟10国、中日韩、澳大利亚、新西兰组成的经济体,也成为潜在的亚洲地区资本市场、金融服务一体化、区域化的机遇。

 

例如,韩国的银行虽然不一定能在巴西、波兰等地去支持三星,但它在中国、在东盟、在日本是可以的。同样,中国建设银行可以在东盟10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进行全覆盖。

 

 “对银行业来讲,一方面是所谓的零售化、线上化、数字化的科技趋势的加速,另一方面就是银行的全球化也面临着国际化、区域化特征的显现。而这两方面的发展都要看每家银行各自的禀赋——对好的银行来讲,可以做好准备捕捉这个历史机遇;而对没有做好准备,也没有定力和能力去转变的一些银行,这些趋势对它们来说可能就是一场灾难。”贲圣林表示。

 

 

编辑|杨吟之

责编|庄彦

图文排版|杨莹